爻位的属性:难知、誉、凶、惧、功、易知

六爻依次代表:难知、誉、凶、惧、功、易知

爻位不同,反映事物的基本状态也不同,如同《易传》中所说:“其初难知,其上易知”“二爻多誉,三爻多凶,四爻多惧,五爻多功”。

六爻——事物的六种属性

古人将一卦六爻对应人类社会中的等级关系,得出了不同爻位有不同的属性的结论。这些结论对于今天的人来说仍然有借鉴意义。

六爻——事物的六种属性

初爻难知

古人对初爻的评价是:“其初难知”“初爻多朦”。“初”指“初爻”,初爻表示事物处于刚刚产生的时候,它将来向什么方向发展、怎么发展、能不能发展,都难以预料。因此,《易经》中的初爻爻辞大都是含糊、不太被肯定的词句。就如同一个孩子刚生下来,他未来能成为什么样的人物,有无限的可能性,不适合在此时对他的人生做评判和推断。

二爻多誉

二爻和四爻都是阴爻的位置,但位置不同导致一个多誉,一个多惧。二爻处在内卦(下面三个爻组成的卦)的中间,居于核心地位,它还与五爻相应,相当于有后台支持,所以多誉。在古代,二爻相当于贵族的“门客”,这些人很得上层及当权人物的赏识。他们几乎什么都会,天文、地理、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医学、术数……什么问题都能处理。二爻与五爻相应,说明“士大夫”可获得领导者的支持,他们的工作因此而得心应手。他们除了为主人出谋划策、平定祸乱外,还有时间陶冶情操,玩弄琴棋书画,活得不亦乐乎。所以说“二爻多誉”。

三爻多凶

三爻和五爻都是阳爻的位置,但一个多凶,一个多功,因为它们在卦中的贵贱位置不同。三爻是内卦的最上位。对于内卦来说,三爻表示事物发展到了最终阶段,已经穷途末路。三爻与上爻相应,希望得到上爻的支持,但上爻是外卦(上面三个爻组成的卦)的最上面的一个爻,也代表事物发展到了穷途末路的状态,自身难保而无力支援三爻,而且两个弱者在一起反而会带来更多凶险。此时的三爻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,所以说“三爻多凶”。如果三爻是阳爻,凶险略小,如果是阴爻,不利的情况可能更重。

三爻和五爻的位置应当由阳爻占据,这如同“天尊地卑”“男尊女卑”是天经地义的道理一样。如果被阴爻占据,则相当于“男卑女尊”,如同武则天、慈禧太后掌握朝政大权。

四爻多惧

四爻不仅不处在核心的“中位”,而且贴近至尊的五爻君王,伴君如伴虎,所以多惧。四爻与初爻相应,初爻在内卦的最下位,表示事物刚刚产生,非常脆弱。四爻是外卦的最下位,是外卦的萌芽阶段,同样脆弱。两个弱者虽然在位置上相应,也都有上进的想法,但难下决心,既不甘心,又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周围环境又限制重重,难以自主。

四爻靠近君王之位,处在“承”五爻的位置上,要烘托、支持君王。君王在其头顶,直接指挥他。他终日看人眼色行事,谨小慎微、提心吊胆。因为与君王太近,君王可以觉察到他的一切言行,一不留神就犯了欺君之罪。此外,四爻不仅要衬托五爻,还要压制三爻。稍有差错,五爻怪罪下来,三爻挤对上来,说斩就斩,斩完也不知道为什么斩的。如果四爻与五爻的阴阳属性相反,异性相吸,情况可以相对缓和,如果同为阴性或阳性,则如履薄冰。

五爻多功

五爻得外卦的核心位置,是君王、至尊之位。在一个六爻卦中,五爻是最吉的位置。因此人们也把皇帝称为“九五之尊”,这里的“九”是指阳爻,“五”是指五爻的爻位。五爻与二爻相应,二爻处在内卦的核心位置,五爻与这样的爻相应,自然为吉。如果五爻是阳爻,二爻是阴爻,它们阴阳相应,就更吉。此外,五爻又“据”在四爻阴位上,有支撑者,其所处环境就更好。所以《易经》中的五爻爻辞大多是比较好的。

上爻易知

上爻可代表宗庙、祖宗、太上皇等。它们没有力量直接影响事物,但它们有种无形的凝聚力。《易传》中说:“其上易知”,“上”就是指上爻。事物到了最终状态时,发展的全过程及结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,可以盖棺定论。因此,代表事情结尾的上爻爻辞大都非常肯定。

六爻反映了事物从小到大、从始到终的完整发展过程。在一卦中,下层的卦爻代表事物的根本、基础、原动力;上层的卦爻代表事物的结尾、走向消亡的阶段。所以,要想知道事物是从哪里发展来的,要由上往下看,从卦的上爻向初爻的方向寻找;要想知道事物将发展到哪儿,要由下往上看,从卦的初爻向上爻方向寻找。这两个方向代表两种不同的发展过程:一种是由里向外,代表事物的“顺向成长”;另一种是由外向里,可以对事物“追根溯源”。两者反映出的规律相同,但分析思路相反。